安理会通过加沙停火决议 海运巨头股价跌停,反应过度还是拐点已至?

访客2024-06-12 19:47:42107

  每经记者 张韵    每经编辑 杨夏    

  6月11日,集运指数(欧线)主力合约EC2408早间放量闪崩,由涨近3%转为大跌9%,截至收盘,跌幅收窄至5.17%,远月EC2410、2412、2502、2504合约盘中均触及跌停。

  针对集运指数(欧线)走势,海通期货投资咨询部航运组负责人雷悦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潜在地缘政治局势缓和,松动当前运费维持高运价的基础,推动部分多头资金止盈离场,远月由于自身流动性限制,波动幅度较大。

  受此影响,A股市场航运板块个股集体下挫,截至收盘,中远海控(SH601919,股价15.46元,市值2468亿元)、凤凰航运(SZ000520,股价3.01元,市值30.46亿元)跌停;国航远洋(BJ833171,股价3.99元,市值22.16亿元)、中远海特(SH600428,股价6.47元,市值138.9亿元)、招商轮船(SH601872,股价8.68元,市值706.9亿元)、宁波远洋(SH601022,股价10.12元,市值132.4亿元)等跟跌超6%。

  消息面上,6月11日凌晨,联合国安理会表决通过美国提交的一份加沙地带相关决议,呼吁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和以色列接受停火协议。

  42万户股东不淡定了

  6月11日上午,中远海控中小股东们在微信群内展开激烈讨论:“醒来看到海控大跌,账户里少了300多万元”“EC杀的太狠了”“明天怎么说”⋯⋯

  6月11日,一条巴以局势或缓和的消息在航运期货投资与中远海控股东群中流传。或受消息影响,4月以来股价涨幅近70%的中远海控迎来了年内首个跌停。截至3月底,中远海控的股东数为42.13万户。

  据新华社报道,联合国安理会当地时间6月10日通过第2735号决议,呼吁在加沙地带实现“立即、全面和彻底”停火,以尽早结束已持续8个月的巴以冲突。在15个安理会成员国中,该决议获得14票赞成,0票反对,俄罗斯投了弃权票。

  根据决议草案,该停火提议将分三阶段实施:第一阶段实施“立即全面彻底停火”;第二阶段,哈马斯将释放剩余被扣押人员。作为交换条件,以军将全部撤出加沙地带;第三阶段将开启加沙地带的大规模重建计划等。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傅聪在表决后的解释性发言中说,美国领导人于5月31日宣布了关于加沙停火的倡议。美方随后在安理会提出决议草案。提案国根据安理会成员的意见对决议草案作了修改,但草案仍然存在不少模糊之处,中方对主要当事方是否接受停火倡议、三阶段安排能否顺利过渡仍然有合理关切。

  此前,以色列已接受了新停火提议。6月11日,哈马斯方面称,接受联合国安理会涉加沙停火决议,准备就细节进行谈判,并补充说美国有责任确保以色列遵守决议。

  今年1月以来,受红海危机等的影响,全球航运市场再度出现上涨态势。如今红海危机出现转机,也将对运价造成影响。

  资本市场为何急速杀跌?

  资本市场对此消息反应剧烈。

  “今天手机电量下得比平时快好多。”一位证券公司交运首席分析师在朋友圈感慨。

  6月11日,集运指数(欧线)回调显著,远月由于地缘冲突潜在缓和,多头减仓止盈,导致盘面大幅下行。EC2410、2412、2502和2504合约均一度触及跌停,远月大幅回调也拖累近月合约,EC2408合约下跌5.17%。

  雷悦对此分析称,上周远月合约表现较强的主要原因在于随着近月价格中枢抬升,市场预期后续即便货量支撑力度不足,参考历史运费急涨慢跌的特质,远期运费回落的时间和空间较为有限。部分交易逻辑指向远月有一定补近月贴水的需求。

  而远月修复贴水的交易逻辑主要以主力合约2408的估值作为锚定。雷悦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尽管目前6月下旬部分船司已经报出8000美金左右大柜的价格水平,但2408合约仅兑现6800美金大柜并在高位盘整,其原因在于市场对于7—8月需求判断存在不确定性,这也意味着给基于近月去修复贴水的逻辑并不稳固,如果后续现货运费出现松动,对近期快速上行的远月合约带来的下行压力相应也会更大。

  简单而言,货量难测、地缘局势缓和成为机构阶段性资金出逃的主要动因。

  中远海控方面6月11日向记者分享了一则行业观点,在业内人士看来,资本市场的反应似乎过于敏感,红海危机的影响不会突然消散,集运市场的基本面没有发生根本性改变。

  傅聪在发言中指出,中方注意到决议草案表示,如果第一阶段谈判超过六个星期,只要仍在谈判,停火就将继续,有关方面将努力确保谈判进行,直至达成协议。提案国也表示以色列已经接受了停火倡议。中方理解,这就意味着停火一旦实现,将不会再重启战端。

  因此也有观点认为,航运个股股价、集运期货合约出现跌停主要系市场预期红海危机可能解除,海运价格或将回落。

  6月11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中远海特,对方表示:“公司主营的特种船运输尽管与集运所处不同的细分领域,但在业务上仍有一定的交集,欧线有效运力的降低在10%左右。因此从股价来看,尽管受到影响因素比较多,但集运个股表现不佳也会使公司股价受到一定冲击。公司判断,红海危机持续将对航运运价继续起到推动的作用,相反危机出现较快缓和也会对市场供需存在一定的影响,快速回调也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出现。”

  集运基本面会否出现运价拐点?

  此前,得益于主要港口拥堵及头部船东业绩预期上调等利好刺激,集运指数(欧线)已连续数日上涨。从当前基本面情况来看,欧线6月上旬市场订舱接受意愿度提升至6500美元/FEU,已推动头部船司进一步宣涨6月下旬运价,现货舱位偏紧是支撑近期提涨的主要驱动。

  但雷悦判断,一方面,前期全航线积极上涨的势头有所放缓,西非航线运费初现触顶迹象,南美航线的运费涨势也已经连续两周放缓。随着全航线运费普涨趋势逐步放缓,全球性的运力供给紊乱和偏紧状态缓解,后续欧线运价变化趋势会更依赖于自身基本面的变化,包括7—8月的订舱需求能否支撑起当前的高运价水平。

  另一方面,市场前期关注的港口拥堵可能催化的供应链矛盾恶化在近期有所缓解,这也是远月盘面难以维持高位的原因之一。目前尚未捕捉到此轮港口拥堵形势比肩2021年的情况。

  红海危机发生以来,港口拥堵时有存在但基本零星出现,持续性较短,未能够形成连锁反应催化供应链矛盾恶化。目前,新加坡港口的集装箱船拥堵已经出现缓解的迹象。据船视宝数据,集装箱船在新加坡港口的7天平均锚泊时间已从6月1日的93小时降至最新的53小时,在港集装箱船数量从5月底的60艘降至目前的47艘,平均作业时长16小时,基本回归到2023年的常规水平。

  雷悦认为,新加坡港口前期拥堵加剧部分原因可能是东南亚出口的货物经由新加坡港口中转,对亚洲—欧洲航线影响有限(更多选择韩国釜山进行中转),且不影响过往船只燃油加注。另外,欧洲近期部分港口出现罢工,但这并非今年首次出现,过去几次罢工也并未对港口拥堵造成持续性的影响。

  根据目前最新的港口拥堵数据,6月初欧洲在港集装箱船运力相比5月底下行1.1%至186万TEU。赫伯罗特最新月报指数目前欧洲安特卫普港口堆场利用率70%~75%,鹿特丹港口堆场容量为65%~70%,汉堡港口堆场率为75%~80%(偏高主要是因为船舶到港延误影响提箱)。尽管港口拥堵是供应链瓶颈观察的有效指针之一,但是仍应以理性的态度看待,尤其是当前处于高运价测试下游货运需求的关键节点,不宜过于激进地看待当前的供应链矛盾。

  雷悦强调,远月合约需要关注地缘政治风险,短期近月合约仍将关注基本面的变化。需求端支撑除了前期常规核心商品外,还包括后续推动传统旺季形成的圣诞货品,考虑到其货值偏低,还需关注此类货品出口时间和对高运价的接受意愿。

  (封面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孔泽思 摄)

(责编: admin)

文章评论